云南两例无症状感染者轨迹:一人11天途经云南6地


抵达医院后,一名工作人员在入口处接受了体温检测,随后进入了办公区域,与医院人员对接,告知要接走放在太平间的遗体。

每天不停歇地工作 遗体运输车常“满员”

与此同时,马尔默已经将轮床从车厢里推了出来,另一名同事则戴上了一个口罩、两副手套,再套上一件塑料防护服。通常,殡仪馆工作人员并不需要做这么多的预防措施。但在这些天,他们都会随身携带大量的个人防护装备,因为当他们转移遗体时,面临被感染的巨大风险。

马尔默的团队在车里配备了工业消毒剂喷雾,当他们从医院太平间接走遗体后,会立刻向装尸袋喷洒消毒剂,尤其是拉链部分,然后再打开袋子确认了死者的身份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还会用消毒剂浸泡过的纸巾遮挡住嘴部,以确保至少能部分阻断无意中散出的携带病毒的物质。

一些相关从业者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,感染源未知。马尔默说道:“我的一个朋友现在靠呼吸机维持生命,他是一名丧葬承办人,那家伙正在为他的生命而战。”

根据据国家卫健委29日通报,截至28日24时,据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,现有确诊病例2691例(其中重症病例742例)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5448例。一朵为悼念亲人插在殡仪馆门前的玫瑰花。图据《商业内幕》

在疫情期间,马尔默需要努力保护员工和来访殡仪馆的死者家属的健康安全,他购买了喷雾器和一桶专业人士推荐的消毒剂,计划让穿着防护装备的工作人员定期对馆里的设施进行喷洒,以防止污染。

资料来源:山东省卫生健康委【环球网快讯】据一直追踪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数据的荷兰媒体BNO新闻网最新数据,全球累计新冠肺炎治愈病例达到15万。

有一个家庭的故事让他记忆深刻。“他们失去了一个7岁的孩子,他从牙买加到纽约接受特殊治疗。”他讲道。男孩去世后,他的母亲想让儿子回到故乡安息,但她甚至无法买到一张回程的机票。“我告诉她,我会把孩子的遗体一直保留,直到事情得以解决。”马尔默说。

目前共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0346人,尚有2273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。